欢迎来到兴农大棚保温被官方网站!

400-115-7890

特朗普——成功的政治投机客,失败的改革家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2021-01-10 09:54

  
特朗普这次彻底完了。卸任后,民主党肯定会对他展开的政治追杀。当然,就算没有国会山这一出,就凭特朗普这些年做的事,得罪的人,民主党和建制派依然不会放过他。从这个角度来说,煽动民众闹事,也算是斗亦死、不斗亦死,不若斗乎的最后挣扎。甚至,特朗普之所以毫无意义纠结大选舞弊,乃至于煽动闹事(当然,这帮人闯入国会山,恐怕多少有些超出他的预料),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在民众心中留下这个梗,为自己顶过民主党政治追杀,乃至2024翻盘埋下伏笔。

  的

  不过,不管未来会以何种方式回归大众舆论C位,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对他做一个阶段性的总结了。回顾其过去四年执政表现,总的来说,特朗普过去四年的执政,可以用两句话来定性——成功的政治投机客,失败的改革家。

  懂王

  在人类惯常思维中,改革家与投机客似乎是两种南辕北辙的人设。毕竟投机客从来都是被人鄙视的,政治投机客尤甚——而改革家,则一向被赋予了崇高的光环。

  但在现实中,改革家与政治投机客,在很多时候其实是可以合于一身的。改革家之所以会涌现,本来就是因为体制和社会出现了重大结构性问题,需要强力人物来重整改造,而这个改造只要成功,又必然会给带头者带来巨大的权力、财富和社会声望,所以自然很多投机客会参与其中——这里面自然有单纯投机,捞一把就走的,但其实更多的,确实是想借做好这件事,来博取自身显贵发达的。

  这后一种,其实才是主流。比如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改革家——商鞅,一个卫国人,跑去秦国搞变法,你非要说他是因为对大秦有什么深厚感情,这纯粹就是瞎扯淡,所图者,无非还是名利地位,以及所谓的扬名立万这些个人欲望的满足罢了。而战国那些奔走列国,兜售所学技艺的纵横家,也都是同一个想法。

  不过这个没有关系。虽然搅合改革,出发点是为自己,但政治从来就是客观结果重于主观动机,所以这种投机客与改革家的兼备,并不阻碍他们获得民众的认可——毕竟圣人实在太稀有了,能把自身利益和大众利益结合,这已经是难能可贵。

  所以,特朗普是政治投机客不假,但也不必因此对他戴什么有色眼镜。评判特朗普这种人物关键的标准,在于他借改革搞投机,满足自己个人欲望的同时,能不能将改革这事儿搞成,造福于他的国家和人民。

  而在这个标准上,特朗普是失败的——至少在过去四年的执政期内,是失败的。特朗普执政四年,虽然确实从全球敲诈了一些钱,让民众得到了一些短暂的好处,但其实并没有从根本上缓解美国经济和社会层面的结构性危机——制造业的空心化和产业外流依然如故,债务问题也没有缓解,利益集团也并没有被打倒甚至削弱,社会撕裂和政治对立反而还更加尖锐,内耗更加严重,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也出现了无法弥补的裂痕,美国的全球领导力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对新冠疫情的不当处置,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死了一大堆人不说,上面的这一系列问题也因疫情而愈发激化——将特朗普前三年所取得的本就不多的正面成果吞噬殆尽,造成巨大的现实损失不说,还给未来埋下了巨大的经济衰退甚至大萧条定时炸弹。

  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是一个失败的改革家,至少站在当下来看,是毫无疑义的。

  为什么特朗普会失败?这里面的既有他的主观原因,也有客观环境的缘故。

  主观方面,特朗普有两大先天缺陷:

  首先当然是他的政治技巧确实不行。众所周知,特朗普之前没有接受过任何政治训练,虽然作为精英阶级,作为一个成功的大商人,特朗普能够敏锐捕捉时代变化的脉搏,并善于利用舆论,但政治毕竟不是光靠势就能搞定的。政治想要成功,除了捕捉大势,依然需要的操作技巧——也就是术,来将势能落地。

  的

  高潮

  而这也正是特朗普所稀缺的。势这个东西,很多人都可以捕捉得到——哪怕你没有从政经验,但只要有足够的人文社科知识和社会经验,都能发现其中关键。但术的运用,这个除了天赋,更需要专业的训练方可。

  这一点非常重要,但却容易被大众忽视。为什么很多人可以当政治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分析家,在做学问和搞分析方面非常优秀,但一旦让他真的从政,就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原因就是,政治是一门十分接地气的职业,不仅需要学问和知识储备,还需要掌握很多实操技巧——理论知识只会告诉你,现在的局面需要改革,最多也就是告诉你需要照哪个方向去改革,至于改革过程中如何平衡各方利益,什么时候需要牺牲哪些人的利益,需要牺牲到什么程度,这些技巧都是和现实状况息息相关的,并且要根据形势的变化,

  就像人类的工业化。谁都知道这个过程中要用农业补贴——说白了就是让传统农民充当历史牺牲品。但把他们牺牲到什么程度,怎样才能让他们接受牺牲的同时,而又不至于扯旗造反;如果出现了流民暴动之类的事儿,又该如何用尽可能少的资源去解决——凡此种种,这里面的门道大了去了,而且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也随时可能出现变化。要摆平这些问题,必须要有丰富实操经验和训练,才能把握其中的关键和奥妙。

  工业

  这是光知道大势的人搞不定的,必须要有经验丰富的实干家来进行。而特朗普作为政治素人,一辈子活在蜜罐里的土豪,你让他捕捉大势可以,你让他了解这些技巧,具备这些素质,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当然,特朗普不具备政治经验,其实很多美国总统也同样不具备——比如奥巴马,他当总统时才40多岁,就当了两届参议员,其实你要说他有多少实战经验,其实也是扯淡的——至少跟那些具备多年基层治理经验方能上位的中国政治领导人比是扯淡。

  但奥巴马与特朗普不同,他是体制内总统,所以他可以召集体制力量为己作用,整个华府政治圈的精英,都可以作为他的施政辅助。但特朗普是个反体制总统,不仅很难得到体制内精英的,相反还要时时刻刻防备他们下套拆台。

  赞襄

  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执政时,很多占据要职的职业官僚并不受其信任,也进不了核心层,甚至很多职位空缺都不填补,反倒是伊万卡、库什纳这些皇亲国戚备受信任,参与很多核心事务——这并不完全是特朗普栽培接班人,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只有伊万卡他们值得高度信任——这和很多中国古代皇帝放着明显政治素质更高的专业大臣,却大力扶植外戚和宦官是一个道理。

  不用

  但这也就造成了特朗普施政技巧的不足。本身就不具备政治技能,又不信任职业官僚,光靠自己乾纲独断,或者听一帮同样是半道出家的皇亲国戚的建议,最后搞出来的政策自然是有很多瑕疵的。特朗普任上,很多政策完全缺乏逻辑性,让人摸不着头脑,大家开始以为这是改革破四旧的气象,后来见多了,才发现,这其实是他政治技能不够,考虑不周全——而白宫内部人士也屡屡传出风声,说特朗普很多政策在执行后,自己又发现不对。

  的

  这就加剧了美国的消耗,也让特朗普的改革效果大打折扣——也许政策制定时是朝着预先设定的方向去的,但因为技巧不到位,搞出来的结果,要么是阻力太大无法施行,要么就是施行过程中屡次被打断、被阻滞、甚至被异化。

  这是特朗普出身自带的天然缺陷。而除此之外,对特朗普改革阻滞更明显的,其实是大环境的不具备。

  首先,美国的这套西式民主的联邦体制。先天就不适合搞大型改革。改革就是破旧立新,所谓的旧,除了不合时宜的体制和机制,更大的阻碍,其实是依附在这过时体制机制身上的利益集团。

  所以改革从来就是无比艰难的。要达到这个目标,首先一个条件,就是改革领导者必须手握大权,这样才能压制不满,把改革推行下去。所以我们看中国古代的改革,但凡能成功的,大都有一个手握绝对大权的君王或者权臣发动——比如秦国商鞅变法,汉武帝的盐铁官营、北魏孝文帝迁都汉化,乃至于明朝张居正改革,他们能成功,首要条件,就是改革者在当时掌握了几乎绝对的权力。哪怕就是失败的——比如王安石改革、王莽革新等等,在当时也是有来自皇权的强力做支撑的。

  但特朗普天生就不是这样一个强权拥有者。就体制来说,一方面美国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美国总统只是三权之一而已;此外,联邦制政体下,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宪法范围内各司其职,总统管不了州长——自然也就管不了地方;再加上特朗普这厮靠民粹起家,根本就不为体制所容,这意味着整个体制都是它的敌人,在这个环境下,特朗普的权力,其实是受到相当大限制的,别说比不上汉武帝、北魏孝文帝这些正牌子帝王,也比不过有皇权直接助力的王安石、商鞅,就连仅仅是嫁接皇权的张居正他都比不过。这种情况下,他想改革,难度可想而知!

  而且,这种结构还很容易导致特朗普施政的异化和变形。本来,从逻辑上说,特朗普应该要通过改革来维护自己的政治合法性。但由于自身权力受限太严重,敌人又太强大(几乎整个体制),所以特朗普可以说时时刻刻处在被人撵下台,甚至被下狱的威胁当中。

  这种朝不保夕的状态,决定了特朗普必须为保住位子——也就是连任而无所不用其极。至于改革——虽然他确实是最大的合法性来源,但改革这事儿毕竟是个长远目标,很多时候远水救不得近火,所以特朗普有时候也会为了让选民尽快见到效果,假借改革之名,做一些伤害国家却有利于自己的事儿——比如不断抬高已经高度泡沫化的股市、翻脸割盟友的肉,损害美国领导力以彰显强势等等。这些行为很多都是爽得了一时,却会给美国造成长远伤害的——但特朗普的处境,决定了他顾不得这么多。

  而这种思路也最终毁了特朗普——别的政策,损害的只是长远利益,反正美国家底厚,所以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明显后果;但在新冠问题上,报应来的就快得多——特朗普为了保经济稳选票而消极抗疫,这直接造成美国新冠彻底失控,最终,当初为大选而故意为之的反科学,后来反倒成了他这次大选失败的催命符。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改革面临的第二个客观环境阻碍,就是社会动力不足。以中国改革开放为例。当时之所以能启动,并在后期坚持下去,除了顶层强力推动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社会普遍性贫穷。不管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普通干部还是领导,这个国家的几乎所有人,都陷入到一种普遍性的贫穷当中。虽然当时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但一旦国门打开,大家都立马普遍感受到与世界主流的巨大差距,并感受到改革的必要性。

  这就形成了强大的社会基础。这种基础下,即便有少部分人对改革心存顾忌,但社会主流意识已经形成,又有上层强力推动,上下夹击之下,这部分保守派根本逆转不了大局。

  但美国现在不一样。特朗普的MAGA路线,只是受到了一半人的支持;另一半人对其实坚决反对的。不管这一半人是因为受益于全球化不想改变,还是习惯了民主党直接发福利的玩法,不想工作只想吃福利,总而言之,特朗普的规划,并不受他们待见。

  这就很麻烦。社会没有统一认识,一半人支持一般人反对。这样的改革,不仅很难推得下去,相反还很容易加剧社会撕裂,再加上上层方面,特朗普又不为体制所容。这就导致特朗普在上下两方面都无法获得足够的改革推动力,这样的半吊子改革,就算平时,也是举步维艰的;一旦遇到新冠这种大冲击,自然就容易功亏一篑。

  总而言之,对这种缺乏足够上层权力支持的改革,基层的强大民意基础就尤为关键。如果连基层都统一不了认识,那这种改革,注定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那么,基层如何统一认识呢?这个对美国来说其实是很困难的。毕竟美国是一个多元化国家,不光有阶级矛盾、还有族群、宗教分歧。再加上分权制衡、推崇个人自由的,西式制度和文化的影响、这样的国家,想要基层统一认识,难度比一般民族国家要高N个档次。

  但也不是做不到。如果面临巨大内部危机,或者外部压力或挑战,那美国的基层,也依然是可以统一改革认识的。比如中国的强大的贫穷,就让中国百姓战胜了教条主义的桎梏,确立了改革开放的政治正确地位;至于外部,当初日本的偷袭珍珠港,以及苏联红色帝国的钢铁洪流,也都让美国在压力之下,结束了分歧,思想上达成了统一——虽然这种统一本身是针对外部压力,但只要把改革嫁接在应对外部冲击的框架之下,这样也依然能让内部对改革达成统一。

  但问题是,这内外两大危机,美国现在还没有遇到。

  美国确实在衰落,但依然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家底无比丰厚——丰厚到全球化精英依然可以大发横财,好吃懒做的底层也依然可以吃福利维生。这种情况下,你要美国人统一到特朗普的改革道路上,还缺乏足够说服力。

  至于外部压力,同样没有——俄罗斯是很爱秀肌肉,但最没文化的美国人,也都知道它已经是外强中干,威胁不了自己;至于中国,虽然特朗普拼命煽动对华仇恨,但中国毕竟是韬光养晦惯了的,基本上能忍就忍,忍不了必须还手,也只是点到为止,手段也相对温和,所以中国威胁对美国基层造成的恐慌感远没有当年苏联那么大。

  这就很麻烦了。美国的体制、文化和社会结构,决定了基层统一认识必须要有超级强大的内外部压力催逼方可成型。但现在,美国的内外部压力虽然都不小,但却是通过一种缓慢释放的方式来呈现,这种温水煮青蛙,民众感知并不强烈,所以全民改革的大氛围无法形成。没有这层力量加持,再加上在上层又备受掣肘,特朗普改革的失败,是可以想象的。

  不过,特朗普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未来,虽然拜登多半不会像特朗普那么极端煽动对华仇恨,所以外部威胁倒逼难以实现(特朗普这么做,其实也有借中国威胁,反向激发民众恐慌,进而消弭基层分歧,推动改革的意思),但经济衰退和大萧条已经箭在弦上。如果拜登任期内美国经济真的崩了,大萧条来临,到那时,极端困苦的民众,就会瞬间统一起来,改革的基层力量就会成熟。

  当民众具备了强烈而一致的改革诉求,体制又因为大萧条暴风骤雨般的的冲击而变得无比虚弱,这种时候,法西斯主义——哦不,是特朗普主义,它的翻盘机会就来了。

  大萧条逼疯了德国人,摧毁了魏玛共和国,让啤酒馆的小暴徒希特勒迅速成为万民拥戴的元首;同样,如果未来再来一次大萧条,那愤怒的美国人,同样会抛弃老年痴呆的拜登,以及他们身后的传统秩序。到这个阶段,希特勒就可以高举复兴德国的旗号,崛起一切权力;而被西方媒体描画为当代希特勒的特朗普,也可以王者归来。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特朗普能先过了政治追杀这一关。如果这一关过不去,那就没有以后了。

  那么,特朗普过得了政治追杀这一关吗?尤其是,在拥趸闹出攻陷国会山这么一出后,已经众叛亲离,被整个体制和精英阶层抛弃的特朗普,还有没有幸免于难的可能?

  其实是有的。看上去,特朗普下台后肯定难逃追杀,甚至下狱都八九不离十。但如果往深层次分析,特朗普,依然有不小的机会脱身,甚至让精英阶层投鼠忌器。